胡适幼子的人生悲剧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15日
       胡适生了三个儿子。长子祖望出生于1919年3月16日, 距胡适的母亲去世仅四个月, 取名“祖望”, 意为希望的祖先;二女儿苏菲, 1920年8月16日出生, 不幸于1925年出生。5月早逝;最小的儿子思度出生于1921年12月17日, 恰逢胡适的生日, 为表达对老师美国哲学家杜威的感激之情, 取名为“思度”。胡思度年轻时患肺病辍学, 胡适特地请家教帮助他的两个兄弟。其中一位是名师, 胡适的弟子, 后来的著名史学家罗尔刚。罗尔刚曾经是小学老师, 对小孩子很有一套。他乖乖地管教了两兄弟。其他老师下课后很快就离开了。罗尔刚教书五年, 对胡家也很了解。罗尔冈晚年写的《胡适所记》中有一章提到胡思度, 说他从小就有进步的思想, 比较爱国, 爱鲁迅。政治尝试。那时的胡思度还是个孩子, 不可能有这么丰富的想法。他的行为应该归功于他活泼的本性。胡思渡的表弟胡恒礼回忆,

小时候他说自己长着一张圆脸, 异常活泼好笑, 还经常说俏皮话, 是大家的欢喜。但胡思度不太会看书, “善于交朋友, 善于玩乐”。抗日战争开始后, 胡适作为驻美大使前往美国。
        1939年, 胡祖望赴美就读于胡适的母校康奈尔大学。胡思渡跟着妈妈到上海避难时, 胡适委托朱姓朋友照顾。 1940年11月9日, 朱姓朋友写信给胡适:“小二在此读书, 出入国门甚少, 怕染上上海青年的坏习惯。大哥, 请注意。”胡适年轻时曾在上海跌倒过一段时间。他怕小儿子跟着他, 于是在1941年5月安排思度去美国, 进入宣教学校海雾福学院。胡思都在美国一直待到1948年夏天。他回国的原因与罗尔刚所说的相差甚远, 是因为他在美国染上了吃喝的坏习惯, 被学校开除。胡适适时对这个儿子有些恼火, 所以胡思渡回国后, 胡适的很多朋友都给他介绍了工作, 但胡适以无能为由拒绝了。后来, 胡适安排他到北大图书馆工作, 其中也包含了要他多读书多学的意图。
        1948年12月, 北京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包围。国民党发动“抢枪行动”, 动用飞机疏散被困北京的专家学者。作为国际知名的名人学者,

胡适是第一批被“救”出来的。但胡思渡不愿意和父母一起南下。具体原因不明。
       他说:“我没有对XXX做任何有害的事情, 他们不会对我做任何事情。”傅作义安排的飞机飞到南京, 然后去了美国, 1958年定居台湾。直到他老死, 他都不能再生一个孩子。北京解放后, 胡思度就读于华北革命大学(中国人民大学前身), 被称为“资产阶级理想主义的代表”和“国民党的忠实拥护者”。“小狗”, 作为胡适的儿子, 胡思渡生来就有罪。但他渴望融入新社会, 得到新政权的肯定。于是他主动交出了胡适留下的那一份。他非常积极地试图“转变”自己的思想。他写了一篇思想报告《批判我的父亲——胡适》, 表达了与胡适的明确路线。上流社会的赏识, 使他毕业后在唐山铁道学院“马西系”任教历史。 1950年9月22日, 胡思度的文章发表在香港《大公报》上, 引起大陆、台湾和美国学者的关注。胡适认为四度是不得已的手段, “我们早就知道XXX国家没有言论自由, 现在更知道没有沉默的自由。胡适认为这就是他的理由。
       ”中国XX党采取吸引和批评胡适的双管齐下的策略, 一方面批评胡适对国民党“小批评大帮助”, 另一方面频频挥动橄榄枝前夕, 中国XX党广播电台播放了《向胡士之先生广播》, 要求他不要离开北京(当时叫北平), 并承诺他继续担任北京的主席。北大图书馆馆长, 北大地下党当面训斥胡适, 胡适的反应是“微微一笑, 说‘他们要我吗? ’”结果胡适仍南下, 政策由拉拢转向批评。1949年, 香港左派报纸发表《北平赋》。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元致胡适的公开信中说:“三十年前,

你是青年的良师益友, 在胜败分明的时候, 你脱离了青年并加入了反人民团体。你为什么不回到新青年的行列?我以为你不应该再坚持过去的错误成见, 你应该有勇气否认过去的观点, ”上面是批评, 下面是劝服, “我现在真诚地告诉你, 你应该面对现实, 你应该转向人民, 开悟……我希望未来我们可以在同一条路上相遇。”胡适公开表示对这篇文章的蔑视, 声称陈元不会写白话文, 这篇文章一定是被人抓住了, 他在1950年1月9日发表了《XX党统治下没有自由》作为回应, 称陈元等人现在“没有说话的自由, 也没有不说话的自由”, 明确表示不可能在同一条路上相遇。这种无知的阿谀奉承, 激怒了大陆当局, 于是胡思渡的文章发表了, (本来只是大家写的普通思想报告), 里面有些话很伤人:“今天, 我受了革命的教育, 我不再拥有历史上的‘大山’, 敢于承认, 敢于推翻, 敢于用唯物史观的尺度来衡量它对人民的影响。在阶级分析方面, 我做到了明明是反动阶级的忠臣, 人民公敌, 政治上不进步, 1930年出任北京大学文学系主任后, 更积极参与巩固和加强黑帮, 成为反动政权的忠实走狗。这一次, 他跑到美国进行第三方活动, 为美国国务院管理中国留学生的赡养费(企图培养一大批忠于美国的民主个人主义者)帝国主义者)。与他有限的反封建进步作用(其动机是中国资本主义道路的开放)相比, 这一系列反人民的罪恶是微不足道的。胡适把文章剪下来贴在日记本上。当年10月, 他撰写了《斯大林战略下的中国》, 发表在美国《外交季刊》上。这是又一篇反X的文章, 这促使大陆坚决地批判的决心。 1951年11月, 胡思度的文章被《中国青年》等刊物转载。以此为契机, 大陆对胡适的第一轮批评声响起。这场批评从1951年11月一直持续到1952年。1月底, 由于“三反运动”, 唐永彤、金岳林、马大有、朱某等旧社会知识分子被搁置。光干、梁思成等就自己的想法写了反思, 表达了自己的立场。他摆脱了父亲的阴影, 毫无困难地进入了新的社会。他显然低估了胡适的影响力, 也低估了新政府臭名昭著的胡适的决心。他犯了原罪, 而这罪将以死亡告终。 1954年, 两个“小人物”批评红派权威于平博, 因为于平博是胡适的弟子。 11月, 趋势再次转向胡适。周扬和郭沫若这两位进入文艺界的旗手, 遵照他们的旨意, 号召动员起来。“马XXX主义与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的斗争。”打倒了“中国XXXX主义和XXXX思想最早、最坚决、不可调和的敌人”“当代孔子”胡适。
       这一波批评持续了十个月, 范围广,

力度大, 彻底抹黑胡适, 以至于“胡适话题”变得陈旧, 文革期间, 人们懒得抓这条辫子。在这次批评中, 胡适被扣了不少名字, 例如“外国胡适”、“文化叛徒”、“怪物胡适”、“美国领子的走狗”、“最不要脸的叛徒”。祖国”, 这在当时很流行。 “我是英雄和汗水, 我是汉奸和反派”, 胡思度是“汉奸”、“走狗”和“汉奸”的儿子, 压力可见一斑。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里, 胡思度唯一的亲戚是他的远房表弟胡思梦。其他亲戚, 如堂兄胡恒礼、舅舅江泽涵, 都是党员干部。胡思度怕他们牵连, 不常交流, 而且胡思萌是工人文盲, 所以没什么好怕的(倒是胡思萌在文革时被贴上了“黑帮”的标签) )因为作文不好, 胡思杜从来没有付过钱。他有女朋友, 三十多岁还单身。他一直在努力, 努力保持乐观, 以为自己会被新社会接纳, 但他一直是二等公民。他一直想入党, 1957年中央号召“百花齐放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