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年不到拉300多人下水,非法获利40余万元……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12日
       日前, 诸暨人寿以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被诸暨警方逮捕。寿某参与的传销组织叫“Just Call”, 是一个遍布全国的网络传销团体。在浙江, 义乌和诸暨是重灾区。寿某于2016年11月加入传销组织, 不到一年线下发展300多人, 非法获利40万余元。卖袜子的老板娘转向“淘金”寿某, 女, 40多岁, 曾在大唐袜子市场做生意。 2016年11月, 她从某地的朋友那里听说, 义乌一家公司开发的一个盈利项目“快来了”。于说, 公司拥有连锁便利店、网络超市联盟、网络竞技游戏平台。会员不仅可以玩“全民挖矿”享受静态收益, 还可以通过推荐会员加入享受动态收益。寿某加入“随叫随到”, 成为会员。根据游戏规则, 会员必须下载“全国矿盟”的手机, 并以每台2000元的价格投资虚拟矿机。这台矿机每天会产出大约80颗钻石, 每颗钻石可以兑换1元等值。
       这些钱可以提现(有10%的手续费, 或者在“打电话”线上线下超市消费。这样的高产出矿机是限购的, 一次最多可以购买5台, 如果你这样做半个月不提现可以买第6台, 一个月不提现可以买第7台, 某拍花了1万元买了5台矿机。死数学题, 寿某指出感觉原本想在一月份还钱的生意, 其实是有层层套路的。例如, 提款金额至少为500元, 每日提款金额不得超过1500元;会员每个月都要重复购买矿机, 不买就没有收入。寿某算了一笔账:按每天挖80颗钻石计算, 月产值为2400元, 扣除10%的手续费后, 实际可得到的金额为2160元。
       会员为了保住资格, 还得再花2000元续购矿机, 剩下的400元还没有达到提现标准, 只能继续等待;并按照每天最多挖85颗钻石计算, 扣除手续费后一个月的实际数量。能拿到的是2295元, 但买矿机还是要续费。这实际上是一个启动器已死的数学问题。受某娣想通了, 买矿机挖钻石几乎是不可能赚钱的。
       他只能用第二个动态收益来赚钱:他每开发一个会员, 推荐人可以获得10%的分红, 第二代、第一代和第三代分别可以获得5%和3%的分红;此外, 还有管理奖励, 初级代理、中级代理、高级代理可以获得整体业绩的1%到3%不等的提成。寿某开始向他在袜业市场的朋友和生意伙伴推荐这个项目。会员直接开发, 守某可获得200元, 二次开发可获得100元。不到一年的时间, 寿某已经有300多人下线, 这成为了寿某赚钱的筹码。今年年初, 寿某因涉嫌传销被警方逮捕。起初, 她说自从他也是受害者, 经过大量证据和警方讯问, 他才不得不交代事实。根据受害人提交的资料, 截至事发时, 寿某已成为中间中心, 二级线下直属杨、陈等人, 三级线下包括徐、林等人, 而三级线下的分销模式本身就是一个明显的传销。警方梳理了“Come on Call”近年来的发展轨迹:2016年11月, “Come on Call”在义乌开店, 并蔓延至诸暨; 2017年3月, “Soon on Call”在大唐镇开业。 “来”线下超市门店; 2017年8月, 公司还在大唐某商务酒店召开答谢会, 并组织人员参观义乌总部; 2017年9月, 平台关闭,

无法提现。大多数受害者是大唐和草塔的居民。除寿某外, 我市警方接到100多起报案, 称被“打电话”骗钱。大部分遇难者都在大唐和草塔一带。居民。据办案金警官介绍, “立即致电”平台承诺的返利远超50%, 这是任何正规企业都无法实现的。当资金链、人员链无法维持时, 平台就会崩溃、逃跑, 最终导致大量参与者赔钱甚至赔钱。
       目前, 受某和受某在网上的余某已被市公安局抓获, 并已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本案涉案金额高达近千万元。挥霍。
       传销最可恶的是欺骗相信你的人,

最无奈的是被洗脑的人如何我什至无法说服我回来。